瑶妹七米一

轮回路(后续)(1)











我竟然画完了

轮回路













按文画的,奇丑无比,难以置信

轮回路(后续)

 

不要脸的@一下

后续写出来了 @官方认证薛洋夫人

ooc预警

棺木顶部突然开始颤抖,好像有人在撬棺材板。

——嗯?这棺木在动?这怎么可能?

金光瑶暗自惊讶。

棺材顶“吱呀”一声被人掀开,光线刺入漆黑的棺材里,刺的金光瑶想要躲避,可他无法动弹。

金光瑶只觉得眼前的光太亮了,亮到无法看清任何事物。

有人在自己身上刻画着什么,金光瑶早已无法体会到身体的痛楚——他所受的痛苦皆是来自于灵魂。

于是他只能麻木地躺着。

——是谁?

渐渐的,随着那人刻画结束,金光瑶惊讶的发现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了。也逐渐看清眼前的事物了。

你是——

待那模糊的身影清晰后,金光瑶见那人倚在棺材旁,挑眉对着金光瑶咧嘴一笑,露出颗尖尖的虎牙。轻挑地说道:

“怎么?小矮子,不认识我了?”

“成美?”

金光瑶猛地从棺材中做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薛洋。

“你再叫声成美试试!”

薛洋头上爆出青筋,不怀好意地盯着金光瑶看了一圈,鄙夷一笑“要我说你死的还真憋屈,竟然连个陪葬的都没有,”说着仿佛又想到了什么,“哦,除了那个姓聂的。”

薛洋见金光瑶还是愣愣地盯着他,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喂!不会是被蓝曦臣捅傻了吧,连句话都不会回了?”

听到薛洋提起此事,金光瑶有一瞬间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成美为了救我花了不少劲吧。”

“谁说是为了就你,别往脸上贴金了,”薛洋不屑一笑,仿佛金光瑶在说什么天大的笑话“不过竟然没见你笑还真是意外。”

闻言,金光瑶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只是淡淡地看了薛洋一眼“成美之前不是不喜欢我笑吗,现在我不小了怎么又不开心了。”

“你想的还真多,”薛洋撇了撇嘴,拍拍身子站了起来“看来你没啥事了,走吧。一会那些仙门百家估计就该到了。”

金光瑶听罢站起身来一摇一晃地跨出棺材,薛洋看着金光瑶这一系列动作不说话,一甩头大步的朝门口走去。

金光瑶提步跟上,在出观音庙时突然一回头。望见那观音像已经破碎,却还是能从中看出些许的容貌特征。金光瑶不知为何,鼻头一算,眼眶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下来,却不想去理会。

深吸一口气,扭头迈出观音庙的大门 走向外面泛着白光的世界。

在扭头的那一瞬间好像有什么东西落了下来,滴在地上,泛着丝丝血色。这是金光瑶留给观音庙的最后一件东西。

此时的观音庙内,破碎的观音像上的脸还是那样慈祥的笑着。在观音像的脸上,那仅剩一只眼的眼眶正有一滴鲜血流了下来,也不知是为什么。

娘,我想回家了……










(私设薛洋的手臂被接上了)

轮回路

ooc预警

无理脑洞


以下正文

忘川河边

奈何桥旁

“这是,地府?”金光瑶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脚下鲜红的彼岸花丛,前方红棕色的奈何桥,桥下乌黑的忘川河水。还有那,永无光亮的天空。

金光瑶看见桥上有一抹素白的身影正直对着他。那身影一身素白,和黑暗的环境形成鲜明的对比。

待金光瑶看清那身影时愣了好久,那人对他笑着,温柔美好。

“……娘?”

金光瑶不确定地叫了出来,一张和他长的足有七分像的脸凝望着他,听到这声呼喊,朝他微微点了下头。

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滴到血迹斑斑的雪浪袍上,晕染出点点淡红。金光瑶看见孟诗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柔和了,缓缓的,向他伸出了一只手。

“阿瑶,我们回家。”

低柔轻缓的女音在耳边响起,回荡在四周。显得那么温暖,哪怕是身处地狱,也能从中体会到温度。

“好”金光瑶愣愣地开口,脸上绽开了他一生中最灿烂明亮的笑容。那笑容是那样的纯粹,不含一丝阴晦。



“我们回家。”





…………

“你说你整天戴这么高的帽子干什么?也不怕撞着人。”

“不会的。”

“显高有什么好?上面空气新鲜吗?”

“……啊?”

“没说出来怎么了?我是你娘,当然了解你。”

“……哦……”










………………











金光瑶突然在一片黑暗中惊醒,接着就感受到了撕心裂肺的痛楚。可他叫不出来 ,在黑暗中他动弹不得。可他只愣了一瞬就又笑了,笑容是那样的苦涩。

“……呵”

什么嘛

原来是一场梦啊












七十二颗桃木钉

九重禁锢

永世不得超生

哪儿还有,什么轮回啊



【雷卡】 时光

第一次写文,如果不好请谅解

ooc预警

清明节无理脑洞

渣文笔

不喜勿喷

————————————————

“走吧,卡米尔。”

每次雷狮这样说,都会得到一个“嗯”和轻碎的脚步声。他不回头也知道,他那可爱的弟弟会紧跟他的脚步,不过他想要的可不仅仅是这些啊

他想要的,是和他那亲爱的弟弟并肩而行啊

………………………

在卡米尔的认知里,雷狮是他的光,他的救赎,他的,一切。从雷狮将他从那些贵族子弟中救起的那一刻起,他的命就交给了雷狮。

他知道雷狮是三皇子时的确,惊讶是有的,但那并不影响他对雷狮的忠诚。

年幼的三皇子在一次和他的交谈中知道了他“私生子”这个身份后,不但没有露出鄙夷等神情,反而严肃地说“卡米尔,我不允许你这么贬低自己,我可不管你的出身,我只知道你是我雷狮的弟弟,卡米尔,如果你还想跟随我的话就不许再说出这样的话!”

卡米尔每次回忆起那天的对话心中还是忍不住涌现出一股暖流,那天雷狮说话的时候也许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自己有多么的耀眼。阳光洒在这年幼的皇子身上,身上稀碎的装饰反射着耀眼的光芒,雷狮的双手搭在他的肩上,嫣紫色的瞳孔中染上了耀眼的光,瞳孔中的认真令他动容。

现在看来,那不该有的感情就是在那一刻深扎心中的吧。

后来雷狮告诉他他要逃离这个星球去当海盗的时候他也没有半点惊讶,因为他早就知道这渺小的笼子是困不住这头雄狮的,那头狮子之所以会呆在笼子里这么多年,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还不够强,所以当那头雄狮发育得足够强的时候,才会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这个让他觉得束缚的囚笼。

所以,在雷狮兴致勃勃地讲述着他完美的逃脱计划的时候,他只是请求雷狮带上他这个不算累赘的累赘,雷狮十分爽快的答应了。

计划十分成功,当看着地上那一堆大臣气急地跳脚的时候他看到了雷狮勾起的那抹得意的笑容。大哥很开心的吧,卡米尔想着。从那天起雷狮在卡米尔心中又加上了个狂傲不羁的标签。

在帕洛斯和佩利加入后大哥就起了雷狮海盗团这个有些幼稚的名字,这个名字刚开始卡米尔想婉转地给雷狮提出的,但看见雷狮那兴奋的样子,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帕洛斯和佩利不会永远忠诚的,卡米尔知道,当他初次想雷狮隐晦地提出时,雷狮只是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仰头喝了一口酒,嫣紫色的眸子看向他,笑着说“那卡米尔感觉谁会是绝对忠诚的呢,嗯?我亲爱的弟弟。”

卡米尔皱了皱眉,不是因为雷狮的话语,而是雷狮手中的酒,雷狮看他注视着自己手中的酒,无奈地耸了耸肩,将冰镇啤酒放了下来。随后听到了卡米尔认真的话语“大哥,起码我不会背叛您,永远。”

后来参加了凹凸大赛,知道会死人时已经是大赛开始的一个月后了,这个消息在那时对于绝大部分参赛者而言都是又惊又喜,在知道可以杀死别人来换取积分的同时也要担心自己的生命积分会被夺取,这让这场大赛的性质得到了改变 变成了一场生命的豪赌 ,赢者得到一切,输者失去一切。

但又惊又喜的参赛者中显然不包括卡米尔,他只有惊,没有喜。

他意识到,历届大赛的胜出这只有一位,也就是说,其余参赛者,都,死了。那么大哥的安危,虽说大哥排名靠前,但毕竟不是最强的,前三带来的压力,一个誓要除去“恶党”的安迷修,再加上雷狮海盗团的内部矛盾,卡米尔头一次感觉前路黑暗。

他发誓要护大哥周全,那怕失去生命。

但雷狮显然没有想这么多,他看见卡米尔脸上的凝重后,顿了顿,笑着说“卡米尔”,卡米尔一惊,抬头,对上了一双嫣紫色眸子和一只温暖的手掌,这两者的主人使劲捏了捏他的脸颊,笑着说“怎么了,卡米尔,这对我们雷狮海盗团来说可是好消息呢,来,笑一个。”

卡米尔依言扯出一个笑容“还是你笑的时候比较好看”他看到了那闪着星光的眸子和狂傲不羁的笑容,走一步看一步吧,卡米尔想着。

在第二轮位置和号码牌公开的时候,卡米尔也没有惊慌,在他马上就要解决呆毛姐弟的时候,帕洛斯好佩利出来搅局,随后安迷修又救下了呆毛姐弟,大哥也来了,在看到雷狮来的时候卡米尔心中不受控制地涌出一股安心的感觉。

就算知道大哥不能护自己周全,但还是忍不住感到心安。

在看见小黑洞把雷狮锤到地里的时候,卡米尔忍不住地在周围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气,周围的空气猛然变得稀薄,周围的参赛者不由得向旁边散开,卡米尔只能发动他的元力技能来阻止他想要重新冲进去的冲动感。

没有了雷狮的卡米尔是危险的。

谢天谢地,大哥活着出来了。卡米尔暗暗松了口气,面无表情地给雷狮包扎,“卡米尔,不要僵着一张脸嘛,大哥很痛的,要不你给大哥笑一个让痛苦少一点?”

即使知道雷狮是在胡说但还是照着做了,他又看到了雷狮的笑容了,是那么耀眼,仿佛照亮了天地。

大赛越往后进行,比赛越残酷,帕洛斯和佩利不出意外的背叛了,虽然有这个准备,但对于他和大哥还是有了不小的损失,终于,决赛要来了。

安迷修因为失去了呆毛姐弟而变得少语,嘉德罗斯和格瑞打的不可分交,格瑞的那个发小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格瑞的守护吧。

而现在,是最终的决战了,卡米尔目不暇接地应对着一个又一个的对手,鲜血在不断的飙溅,血液仿佛染红了天地,虽然有些吃力但还是不放心的去看了一眼大哥,就让他看到了十分惊恐的一幕。

一个偷袭者,他在无声无息地接近着大哥,他的匕首上闪着血光,他的匕首马上就要碰到大哥了!

不要!卡米尔在心中呐喊,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梦到这一幕,每次梦到后惊醒来触到的都是一片湿润,但这不是梦啊!大哥真的会死在自己眼前,卡米尔一想到这些就要崩溃,为了大哥,一切,都是为了大哥。

卡米尔无视了那些就要到达他体内的武器,直直地想雷狮冲去“大哥!”他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冲到雷狮面前,替他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刀。

撕裂般的痛苦传来,卡米尔的脸因为痛苦而变得有些扭曲,他,就要死了吗?不过为大哥挡刀而死,好像也不错。

意识逐渐减少,他能感受的大哥那心碎的吼声,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雷狮微微一笑。

大哥,再见

雷狮感到自己的心被撕裂了一道狰狞的伤疤,卡米尔,不!

他看到卡米尔最后的笑容,心中的口子,因为这个笑容而越发的疼痛。

惊雷狠狠地劈在周围,炸开了一道道毁灭的光芒。

卡米尔,雷狮心中只重复着这三个字。渐渐嘴角咧出一抹疯狂的笑容“既然卡米尔不在了,那么你们,也不需要在存在了。”

没有了卡米尔的雷狮,是疯狂的。

卡米尔,至始至终,只是雷狮一人的制动装置。